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1/3)页
江齐最近的工作比较多, 家教上课的时间也不得不推到晚上。

好在唐恪森白天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

两人也算是一拍即合,晚上唐恪森都会抽两三个小时给他补课。

现在是月底,但是江齐已经不需要再回去参加月考。

事实上这学期他回学校的次数屈指可数。

上学期他的月考成绩一次比一次有进步。

学校觉得江齐的自律性很高,进步也比大部分同学明显, 就允许他可以不用到现场参加月考。

一方面能更好的维护学校的秩序, 另一方面对江齐也好, 而且学校也不需要江齐来帮他们增加升学率。

不过每次月考老师都会把试卷发给江齐, 让他自己抽时间做。

昨天晚上江齐做了两张卷子,分别是数学和语文, 是唐恪森给他批改的。

今天要做另外两张卷子。

吃完饭,唐恪森把垃圾收拾起来, 拿到楼下去丢掉。

回来的时候, 江齐已经把试卷拿出来,规规矩矩地放在桌上。

“先做英语。”唐恪森说。

“哦。”江齐乖乖地把英文的试卷抽摊到上面。

唐恪森抱着双臂靠在桌边,“你也就只有这个时候会比较听话。”

江齐掐着腔调说:“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我什么时候听话了。”

唐恪森笑了一下。

英语现在已经变成江齐的优势, 不用一个半小时就能做完。

唐恪森为了帮他巩固英语成绩,给他整理了不少资料,其中针对听力和阅读花了不少功夫。

江齐出去工作的时候, 身边都会带一本小册子, 小册子里全是唐恪森整理的,他没事的时候拿出来读一读, 查一查,长时间积累下来, 阅读能力进步飞快, 连同写作能力也提高了不少。

有一段时间, 唐恪森还要求两人对话以英文的形式。

等两张试卷做完, 已经是晚上十点。

外面的冷风从窗户呼啸而过。

四月份的燕市白天和夜间温差比较大。

不一会,一阵啪啪啪地声响砸下来,豆大的雨滴像珍珠一样,顷刻变成倾盆大雨。

“卧槽,好好的怎么突然下起大雨了?”江齐听到这么大的雨声才知道下雨了,走到窗边,趴在桌子上看着外面,远处一片黑暗,只有周围几栋楼还有一些宿舍亮着灯。

“你出门没看天气预报吗,天气预报说今天有大雨。”唐恪森说。

江齐撇撇嘴,“今天不是就下了一会儿小雨,我以为天气预报说的是假的。”

谁知道居然是晚上下暴雨。

唐恪森收拾好桌上的东西,“走吧,我先送你回家,今晚这么大的雨,也不知道路况好不好,好像还有一些地方停电了。”

江齐看向窗外的雨,有越下越大的趋势,而且还夹着冷飕飕的风,温度下降了不止一两度。

唐恪森又说:“车子停在外面,我们得走十几分钟,这么大的雨不知道会不会被淋湿。”

江齐想了想说:“这雨也太大了,肯定会湿的。”

他觉得也不一定要回家,但是唐恪森的洁癖那么严重,不知道会不会同意他留宿。

唐恪森似乎看出他心里所想:“你想留宿?”

江齐冲他笑,“外面挺冷的,你送我回去又要自己一个人开车回来,我不放心啊,要不,我在这里留宿一晚?”

唐恪森看着他没有说话。

江齐举起手:“反正你的床够大,我保证绝对不会乱动,乱碰你的东西,这样总可以了吧,我的睡姿可好了。”

唐恪森似乎被他说服了,“你说的。”

江齐听出他有松口的意思,连连点头,“我保证我保证。”

唐恪森从衣柜里拿出一套新的洗漱用品和替换的睡衣丢给他。

江齐一摸就知道全是新的,“我一直以为只有女生会这样,没想到……”

看到唐恪森面露威胁,江齐话锋一转:“男生也可以活得精致一点,比如我就是个精致boy。”

唐恪森眼睛里的情绪变成了笑意,“十点半了,赶紧去洗。”

江齐拿的东西钻进厕所。

他又钻出脑袋:“你屋里有没有卸妆水?”

“你觉得我会有吗?”唐恪森反问。

江齐耸了耸肩,好吧,他就知道不太可能有。

唐恪森洁癖那么严重,想来也不可能在自己脸上抹那些化妆品和护肤品。

他确实从来没有擦过这些东西。

等他关上门,唐恪森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江齐洗澡比较磨蹭,等他洗完出来已经是半个小时后。

这时,唐恪森将某个东西丢给他。

江齐接过,定睛一看,发现是一瓶卸妆水。

“你刚刚不是说没有吗,怎么又有了?”

唐恪森:“外卖。”

江齐:“这么大的雨天,还这么晚了,居然会有送卸妆水的外卖?”

唐恪森说:“多加点钱总会有人愿意送过来。”

江齐嘿嘿一笑:“哥们你太仗义了,那我再去洗把脸,两分钟就好。”

等他洗完出来,唐恪森才进去洗澡。

他的速度比江齐快多了,不到二十分钟就出来。

正好看到江齐爬上他的床,正小心翼翼地跨过外面的床位。

“你在干嘛?”唐恪森擦着头发,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江齐跨腿的动作停在半空中。

唐恪森看向他两条腿,“不错,腿挺长的。”

江齐被他说得有一瞬间的不自在,很快又说:“小爷长高了,腿当然长了。”

江齐去年才十八岁,骨骼还没完全闭合,这一年又长高了两三厘米,刚好一米八。

“我这不是想着你可能会比较喜欢睡外面,我又怕踩到你的地方,就想直接跨过去。”江齐解释道。

唐恪森放下手中的毛巾,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干净的吹风机,“你对我的洁癖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江齐总觉得他是在说不介意他直接踩上去,“我当初掉一根头发你都要让我带走。”

唐恪森:“你已经洗干净了,不用那么小心翼翼。”

江齐听到这话顿时就放心了,脚丫子直接踩在他的被子上面,“那太好了,我还以为你介意呢。”

唐恪森盯着他的脚一动不动。

江齐顺着他的视线看到自己的脚,心想,就知道这家伙嘴上说不介意,其实还是介意的。

唐恪森心想,这脚丫子还挺白的。

睡觉的时候,江齐睡在墙那边,他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

拿出手机给他哥打电话,告诉他自己今晚在唐恪森的宿舍过一晚。

“他让你留宿的?”电话那边的江放问道。

“不是啊,是我自己要求的。”

“那行,明天早上要我给你带套衣服过去吗?”

“不用了哥哥,我已经跟奇哥说了,我明天还有工作,他会过来接我。”

“好。”

第二天早上,一缕阳光从窗外透进来。

昨晚一场大雨后,今天的天气无比晴朗。

江齐打着哈欠醒来,入眼就是唐恪森的俊脸,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到他的脸。

脸上几乎没有半点瑕疵,难怪敢接他哥哥校草的班,没有一点实力的人,去接替校草的头衔,带来的肯定不全是赞誉。

“好看吗?”唐恪森闭着眼睛问道。

江齐:“你醒了干嘛不起来?吓我一跳。”

唐恪森睁开眼睛:“这话应该是我问你。”

江齐:“嘿嘿,还挺好看的,就是长得比我和我哥哥差那么一丢丢。”

唐恪森突然翻身凑到他面前。

江齐这次才是真的吓了一跳,往后倒在床上。

两人的距离一下子变成一上一下,比刚刚更近。

“干什么,你想欺负良家妇男吗?”

江齐抓着被子,一副受到惊吓的小媳妇模样。

唐恪森本来想说什么,看到他这副样子,无奈的笑道:“你这么配合,不怕我真做点什么吗?”

江齐突然掀掉身上的被子,直接大字躺着:“来吧,我不反抗。”

唐恪森忍俊不禁,“你跟别人也都是这样玩的吗?”

江齐说:“没有,以前没机会,只能听别人说,所以想试试。”

唐恪森想到他高二退学的事。

“以前没交过几个好朋友?”

“有。”

江齐只说了这句话,就没再继续往下说。

唐恪森注意到他的情绪突然变低落了,于是也结束了这个话题。

半个小时后,宿舍的门被敲响。

来人是罗伟奇,他带来江齐替换的衣物。

昨晚听到他说在燕大过夜还很意外,他本来以为江齐是在他哥哥的宿舍里,没想到是在家教在宿舍。

男人打开宿舍门,比罗伟奇还高半个头,罗伟奇看他的时候需要一点微微的仰视。

明明是个学生,但是罗伟奇却从他身上感受到一股气势,早前就听江齐说过唐恪森是个富二代,想来也不是个普通的富二代。

“我家小齐昨晚麻烦你了。”

“不麻烦。”

罗伟奇把衣服递给他,“这是小齐换洗的衣服,麻烦你拿给他。”

知道男人有洁癖,他就不打算进去。

不一会儿,江齐换好衣服从厕所里走出来。

“谢了,晚上我再来找你上课。”

唐恪森微微晗首,“忙完了提前给我打电话。”

站在外面等待的罗伟奇看到两人很自然的互动,心里微微一松。

离开学校,罗伟奇开车送江齐前往综艺的录制地点。

“你跟这位唐先生的关系还挺好的,你不是说他有洁癖吗,怎么会留你过夜?”

罗伟奇看向后视镜里的江齐。

“我们是朋友,这不是很正常,昨晚下那么大的雨我又不想麻烦人家送我回去,就主动提出留宿。”

江齐浑然不在意的说道。

“让他开口我觉得不太可能。”

罗伟奇还以为是唐恪森主动提出让他留宿的,听到这话更加放心了。

雨后的早晨空气很清新,和煦的春风从车窗的缝隙钻进来,吹在脸上也没有一点冷意。

综艺的录制地点在一座学校里,距离燕大不是特别远,不过十五分钟就到了。

一大清早,校门口进出的学生不多,现在是周末,不过网上已经有人放出消息,说舞台会在某一座学校录制。

因为保密,这个学校也只有少部分学生知道有一个综艺节目要在他们的学校录制。

车子从偏门开进去,来到录制的地方。

这是舞台的第一季,江齐作为受邀请的导师,他的唱跳能力一直很出色,因此第一期他也要上去表演一场。

节目组本来想把他的表演安排到下午,让他有更多的时间准备,不过江齐不想浪费时间,决定在上午搞定工作。

江齐是第一个来的导师,工作人员看到他很意外。

江齐这一年露面的次数不比他刚出道的时候,但是名气越来越大,工作人员本来还以为他多少会有些傲气,毕竟像他这样的年龄,已经有这等成就,确实有傲慢的资本。

等接触下来发现,江齐其实挺好相处的,不仅为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